Copyright ? 1992-2020 ADFAITH GROUP INC.   正略鈞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    備案號:京ICP備07003398號-2 

正略書院

正略管理評論

正略咨詢

正略讀書會 第159期 羅家德:管理者如何巧用“邊緣創新”,實現企業基業長青?

瀏覽量
【摘要】:
2019年6月20日,第159期正略讀書會特邀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羅家德,以時勢評現象,以案例論管理,結合 “邊緣創新”,剖析復雜思維下的領導智慧,與近百位來自各行業、領域的佼佼者分享企業實現基業長青的密鑰。

羅家德:管理者如何巧用“邊緣創新”,實現企業基業長青?

 

“究竟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

 

您是否思考過這一類似 “雞生蛋、蛋生雞”式無解的問題?看似打趣,其間卻飽含了社會經濟學認知的前提與基礎。如果以復雜思維來思考,其實不難得出答案。任何一種現象的產生,都是環境與個體,自組織與各團隊相互作用的結果,這在 企業“邊緣創新”的成功案例中,尤為常見!

 

 

2019620日,第159期正略讀書會特邀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羅家德,以時勢評現象,以案例論管理,結合 “邊緣創新”,剖析復雜思維下的領導智慧,與近百位來自各行業、領域的佼佼者分享企業實現基業長青的密鑰。

 

 

 

羅家德教授告訴我們:時勢是造就英雄的土壤。對于英雄而言,沒有了時勢變遷,再有潛能的英雄也只能立于守望成功的山腳。但當機會出現時,“順應”往往為英雄埋下了成功的種子。所以,無論時代如何飛速前進,一個組織的基業長青,往往得益于順應時勢的創新。 一旦這種創新成為一種正向的力量,又必然將時勢推向了一個新的高潮。我們不妨在企業組織的成功案例中,找尋順應時勢下造就的“英雄?!?/span>

 

 

2010年,在騰訊經過第三次組織再造之后,已經算得是非常成功的公司,但卻面臨著一個重大的定位調整:互聯網不行了,移動互聯來了!面對移動互聯社交工具的新定位,轟轟烈烈的騰訊內部“多點實驗”就此拉開序幕。

 

 

對于很多控制性思維的公司而言, “多點實驗”模式等于資源浪費,可騰訊并不在意,更有意思的是,大家真切看到了什么叫企業的邊緣創新。 “不在組織核心,卻在消費者中心”的賽馬制度下,遠在廣州的張小龍團隊,成為了時代選擇下的“英雄”。微信乘勢又開啟了產品迭代與演化程序,在實現用戶數量增長井噴后,扭轉與“米聊”的膠著戰局,一舉獲勝,日增用戶數一躍達到10萬人。

 

 

適者勝出,探索不止。從通信工具向社交平臺的升級,到之后把移動互聯基因融入系統,微信的“不安分”為它的英雄篇章增添了更多可能。羅家德教授說:“微信的案例,給予我們啟示:邊緣創新讓大家從做實業中,終于找到未來的“英雄”,適應環境、經驗推廣、組織調整,并最終實現了系統的更新?!?/span>

 

 

同時,復雜思維之下的邊緣創新,還適用于分析一個區域的長盛不衰。硅谷,世界創新腹地!從未因任何一次危機改變。硅谷雖然不斷陷入危機,但臉書、Google的崛起,蘋果的幾沉幾浮……硅谷總有“能耐”創造出新的產業與新的增長點。

 

 

在分析硅谷優勢時,羅家德教授對現場的正略書友強調:一個良好有生命力和創新力的自組織,一定是分散決策而不是集中決策的,過多的控制只會減低它的強健性。過于依賴集中決策的系統會存在因為決策的偶爾失誤產生系統崩解的危險。

 

 

硅谷恰好具備這樣的邊緣創新基因:硅谷所在的南灣區采分散式城市設計,每一個城市都有自己的商業區、住宅區與工業區,而無明顯的市中心。這種分散式設計有助于各企業間、員工間建立更多的聯結與互動。

 

 

同時,硅谷有一個完整的、可持續性強的創業“生態鏈”,新科技研發及創業的各種功能都十分齊備,而且數量眾多,多元多樣,10所大學,40個公立或私立的研發中心,180家風險投資,800多家百人以上的企業,近5000家法律、會計等服務公司,329家職介所,700間商業銀行,以及47家投資銀行……硅谷作為“自組織”,“世界創新腹地”的稱呼已盛情難卻。

 

 

“對于一個復雜系統的管理者而言,一個組織要駕馭一個不確定年代,一個企業要實現基業長青,絕不能學習薛西弗斯——一個巨石奮戰一輩子?!绷_家德教授談起邊緣創新中的管理智慧,對正略書友們如是說,“在不斷優化自身機制的前提下,對企業而言,最直接而有效的手段之一,就是以四兩撥千斤的巧勁,復雜適應系統,創造良好氛圍,實現邊緣創新,最終實現企業基業長青!”

 

甘肃体彩十一选五